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家访被奸污的老师
家访被奸污的老师
裕子是来做家庭访问,有一个学生长期缺课,是一个问题儿童。曾经来过一次,所以还记得这条路。
  那个学生就在肮脏水沟旁的破旧房子前替狗抓虱子。
  「川上同学。」
  裕子说。
  「是你的狗吗?」
  「原来是老师。你来做什么?」
  「你妈妈在吗?」
  「不知道,你走吧。」
  「爸爸呢?」
  「不知道。他不在,两个人都不在。我今天从早晨还没有吃东西。也没有钱。
  这只也没有吃。」
  「我去给你买便当。」
  裕子从来的路回到公车站附近。买三份便当,正是发育期的国三的男孩,大概一个便当不会够。给狗也买一个便当,所以买三份。
  川上昭的父母没有固定工作。
  「老师有经验吗?」
  「什么……」
  「这个还用说吗?不要装傻了。啊!真好吃,这个火腿便当真好吃,有经验吗?」「没有。」「老师是处女吗?」「是啊。」
  「也没有乳房被舔过或摸过吗?」
  「老师要大声喊叫,会有什么后果你知道吗?」「会有什么后果?你就大声喊叫试试看,喊啊!」「你会被送到监护所的。」「到那里还可以吃到三餐饭。」「拜托你不要强奸我。老师要以干干净净的身体结婚,我是有理想的,求求你把手铐取下来吧。」裕子带回三个便当,进入这个男孩的房里。本来一面让他吃便当一面做说服工作。可是进入有裸体杂志和男人体臭味的房里时,突然被套上不锈钢的手铐,然后用美工刀对正脖子时,裕子吓得发不出声音。
  「老师,坐在那里不要动。」
  这个问题儿童说完就开始吃便当。已经开始吃第二个便当。他是体重超过七十公斤的不良少年的首领。
  「老师,我取下手铐,你就自己脱衣服吧。」
  「我真的要大声叫人了。」
  「我杀死你。」
  被瞪一眼,裕子又吓坏了。
  「脱光吧。」
  从他眼里冒出情欲和杀意的可怕光泽。
  「要我脱光吗?」
  裕子用软弱的声音说,含着泪珠把双手伸过去。
  「要脱光,知道吗?」
  「知道。你真是可怕的少年,把那美工刀收起来吧。」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冷静地争取时间,他的父母也许会回来。裕子在心里祈祷,快一点回来吧。
  取下手铐。
  二十三岁的美丽女教师在胸前合掌,请求少年放过她。
  「可恶!我要把你的乳头割下来。」
  川上昭说。
  「还不快脱。」
  女老师的屁股挨了一掌。
  「啊……」
  在裕子的脑海突然出现母亲暴露屁股让校长玩弄的淫荡场面。
  裕子开始脱衣服。
  「所有的衣服都脱下。」
  川上把女老师脱下的衣服放在一起丢进壁橱里。
  「站起来!」
  又在裕子的屁股上打一掌。
  再昏暗的房间里川上打开电灯。
  女老师裕子一丝不挂的裸体形成美丽的景象。
  (要干她……做梦都梦到的这个老师的肉体……)邪恶的少年产生邪恶的兴奋。
  少年的眼睛看到雪白下腹部上的黑毛。那里的毛比较稀少,像嫩草一样围绕在大腿根上。
  川上抓住一撮阴毛,用美工刀割断。
  用割下来的毛在乳房上骚动。半球型的雪白乳房像少女般的可爱。乳头是浅红色,小的像阴核。川上用阴毛在乳头上摩擦。
  「唔……」
  用自己的阴毛在乳头上摩擦,裕子觉得自己的血在沸腾。
  「啊……」
  裕子压抑自己的声音。雪白的胸部不停起伏。
  「你是处女吗?」
  川上的声音也有一点沙哑。
  「是!」
  她现在是把性器暴露在学生面前。
  「要把我的家伙插进去。」
  裕子以为他的动作会向下移动。可是,仍继续玩弄乳头。
  「这就是全校男生向往的老师的乳头。」
  裕子感到乳头开始变硬。
  「我要把这个乳头割下来。」
  裕子感到恐惧,觉得这个少年真的有割断乳头的残忍欲望。
  「老师,你手淫给我看。」
  裕子皱起眉头,露出痛苦的表情。
  「不要这样,你饶了我吧。」
  川上用力拉左边的乳头。裕子感到乳头上有美工刀的刀刃。
  「老师,和乳头告别吧。」
  他好像真的要割断乳头。
  「我答应手淫。不要这样了。」
  裕子分开修长的双腿,用手指抚摸肉缝,在阴唇上上下下来回抚摸。
  川上用快冒出欲火的眼神看美丽老师的手淫。
  美工刀在女老师的眼前飞舞。
  女老师把阴唇分开给学生看。然后用另一只手在阴核上抚摸。
  「你每天晚上都自己这样弄吧?」
  「不,还是第一次。」
  女教师红着脸回答。
  「你不要骗我,你们老师都说一些好听的假话!」川上这样大吼后,拿出木剑。
  「你趴下,我要惩罚。」
  「不要太狠。」
  年轻的女老师吓得趴在地上。木剑打在雪白的屁股上。
  「老师,我来折磨你吧!」
  「……」
  「为什么不回答?」
  「你已经在折磨我了。」
  二十三岁女教师的裸体趴在肮脏的塌塌米上。屁股上留下被木剑打的痕迹。
  充满性感的屁股被打到快要流血的程度,裕子的神经和感觉都已经麻痹,无力地趴在那里喘气,在大腿或后背上也有木剑留下的痕迹。川上一面打一面说你想指导我太单纯了。你不过是一个新来的老师,还管这种事,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遭遇。
  「你太小看我了。我是真正的太保。」
  又说:「老师,我会保护你。」
  他的意思是说,不让学校其他不良少年找上裕子。
  裕子在屁股的伤痛中听清楚这句话。
  对屁股的惩罚结束。可是川上仍露出继续折磨裕子肉体的表情。
  「老师,我是说还要折磨你。」
  川上蹲下来,在趴在塌塌米上的赤裸女教师的耳边说。
  「你……」
  裕子的声音很细小。
  「什么?说清楚。」
  「已经惩罚够了吧,不要再折磨我了。」
  裕子说完就翻转身体,好像表示要奸淫就快一点。然后,分开美丽的雪白双腿,伸手在手淫过的肉缝上分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肉壁。
  「在这里插进来吧。」
  引诱少年。
  川上点燃一支烟刁在嘴里,凝视美丽女老师的肉洞。
  默默瞪大眼睛看,那种样子不像少年,完全是有虐待狂成年人的模样。这时候,裕子的羞耻感引起强烈的性感。从肉缝溢出黏黏的蜜汁。
  川上拿来大头针。刺穿乳头。
  「啊……」
  痛苦恐惧感使女老师脸色苍白,嘴里发出苦闷的哼声。额头上冒出汗珠,皱起眉头。
  大头针刺在耻丘上,然后是大阴唇和柔软的小阴唇。当阴核也刺到时,使裕子完全陷入身心都有火烧般的被虐待感的漩涡里。
  「你的阴户湿淋淋了。」
  「是……湿了……」
  裕子回答。
  「你是处女吗?」
  「处女!我是处女。」
  川上抱起裕子雪白的双腿向上抬,然后把膝盖头压下贴在乳房上。屁股有一半是在半空中,肉缝朝向天花板。
  川上把所有的大头针拔出去,大阴唇出血,他把血和蜜汁弄在一起舔,那种样子好像很饥饿,只知道拼命地舔。
  这时候,不良少年的阴茎已经勃起。
  「你的父母快回来了吧?」
  女老师的心情是怕学生的父母回来,如果被奸淫,就不如趁没有回来的时候,乳头还在搔痒。
  「放心吧,不会回来的。」
  「啊,你又要虐待我了……」
  屁股被学生打,身体还是弯成对折。
  「连屁股也漂亮。每个男生都想看你的这个屁股,你知不知道?」「不要再折磨屁股了……你要干就干吧。」裕子扭动被打的雪白屁股。川上立刻脱裤和内裤,阴茎一跃而出。
  裕子看到。
  「好可怕。」
  没有想到勃起的阴茎会这样大,裕子感到恐惧。她是真的害怕,那种长和粗吓破她的胆。
  「你的真大。」
  裕子的声音颤抖。
  「用手握住。」
  川上说。
  美丽雪白的手战战竞竞地握住少年巨大的肉棒。细柔的手指在上面爱抚。女老师一面爱抚,一面使呼吸急促,催促说:「进来试试看吧。」川上的性虐待狂使他在插入前又用大头针刺穿裕子的两个乳头流出血,然后让裕子做狗爬姿势才从后面插入。
  「啊……」
  乳头流血,脸色苍白的女教师为阴户受到的痛苦发出悲哀的声音。
  「痛……痛……呜……那样用力插会痛的……啊……呜……」「老师!」川上的呼吸也急促,不断喃喃自语说,进去了!进去了!而且脸上也冒出汗珠。
  「啊……我的东西在老师的身体里……」
  「进来了……还是进来了……」
  从屁股的方向被插入的二十三岁女教师的处女,洞口和里面都湿润,但很窄小,黏膜紧紧围绕肉棒。顺着肉棒渗出破瓜的鲜血。
  少年开始抽插。
  「痛……不要动,好像裂开了……啊……痛……」「老师……扭屁股……」「第一次是不可能的……」「快扭动这个屁股……」趴在那里的屁股又被打。
  「啊……」
  裕子开始前后摇动屁股。这样被沾上破瓜鲜血的巨大肉棒抽插。
  「还要扭!还要扭!」
  屁股被打的女教师忍不住发出哭声,拼命地前后摇动屁股。好像要把里面的肉棒完全吃掉似的,屁股跳出淫舞。
  「扭屁股!扭屁股!」
  「我扭!我扭……啊……我会扭屁股……」
  「还要用力扭。」
  「饶了我吧……」
  少年毫不留情地打老师的屁股。
  「不要打了……」
  美丽女教师的屁股染成柿红色。猛烈进行活塞运动的巨大肉棒冒出血管,沾上女教师的蜜汁和鲜血发出淫邪的光泽。
  「不行了……啊……我不行了……」
  裕子在惨暴的凌辱下,精神有一点错乱。可是在错乱的感觉中也有一种甜美的快感。
  「昭……昭……好啊……」
  从火一般灼热的肉洞又流出新的花蜜,产生使裕子会昏迷的高潮。扭动的屁股停止不动,被少年抱住的屁股开始痉挛。
  「老师……啊……老师……」少年也达到高潮。这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凌辱和征服的快感。
  咻咻射出的精液量使他自己都感到惊讶,无比的快感持续很久。


【完】